Logo
新闻分类
宠物蛇IOS
行业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宠物酒店 > 文章

商博良解读罗塞塔石碑的方式,也即“古埃及学”建立的基石,大有问题!

发布时间:2019-06-13  阅读:200次   字号:  

商博良解读罗塞塔石碑的方式,也即“古埃及学”建立的基石,大有问题!

  (原创)  对古老象形文字的演变进化过程的分析  人类是先产生语言(发音),后出现文字(书写)的。 也就是说,在文字(书写)产生之前,语言(发音)就已经足够表达完整的信息,无论是具象的、还是抽象的信息。   拼音文字的创造方法是,将语言里的发音直接书写下来(也即“书写”与“发音”直接相关联)。 这样做的好处是,虽然所书写的文字内容不怎么直观,比较抽象化。 但是,书写较简化,而且更重要的好处是,只要是语言(发声)里能表达的信息(不管是具象的、还是抽象的),书写都能直接照录下表达出来。   但是,象形文字的创造方法则不同。 古老象形文字刚开始是用“纯画图”的方式来表达信息,且一开始的“图画文字”与语言(发音)并没有直接的关联,也即,图画不依赖发音也能直接看出含义,比如,“田”字。

  但是,纯画图的方式只能表达容易画图的静态的、具象化场景,而动态的、抽象化的过程就很难被直接画出来,比如,人的想法和心理活动就是动态的、抽象化的信息。   由于语言(发音)远早于文字(书写),那么,对于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民族来说,单单靠语言的发音,就足可以表达人类所有的“具象化”和“抽象化”的场面。

  于是,古老的纯象形文字开始发生了演变,引入了“图画”与“发音”相关联的概念定义(对应于汉字就是产生了“声部”,与汉语的古老发音相联系),将语言(发音)中的抽象表达能力引入到具象的图画文字中,以丰富象形文字的信息表达能力。

  对于汉字而言,“声部”的引入意味着产生了“形声字”,这是一个历史性的重大的变化。 因为“形声字”已经不完全是纯图画的文字了,由于“声部”的引入,使它具有了更强大的信息表达能力,因为“形声字”可以用来表达更多的场景和信息,包括那些单纯依靠画图所无法表达的动态的、抽象化的信息,比如,“想”字。

  正是由于“声音”的引入(在汉字里就是“形声字”的出现),使得古老象形文字里的动态、抽象性的“动作性字”不断增多,不再是原先那种偏具象化的静止画面信息。

并且,由于在象形文字里引入了声音的抽象化概念,原来的那种复杂图画的纯象形文字也可以开始逐步地走向简化了。

  “文字的诞生是以“动词字”的产生为主要标志,因为出现“动词字”才能使信息不明确的图画迈入信息明确的线性语句。

”(郭兄)  以汉字为例,汉字随时间的发展就是一个形声化(引入“声部”)的抽象化过程:  ----形声字在甲骨文中已有260多个,占已识甲骨文的28%,使得甲骨文算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文字”了;  ----而到了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时,形声字占了80%;  ----现代汉字中形声字的比例高达90%以上。   也即,象形文字的发展演变趋势是,纯象形文字(“图画文字”)的比例随着时间的推移所占字数的比例是越来越低了(即“抽象化的过程”),并且,汉字的书写形式也在随时间而不断地走向“简化的过程”。

  简言之,就是图画象形文字的“抽象化+简化”的随时间的演变过程。

  而西方的字母拼音文字,其实就是“抽象化+简化”快速地走向最为极端的一种状态,从而彻底抛弃了象形文字的图画(具象)因素,而只剩下“发音”的抽象部分了。

应该说,由于中国人和西方人在思维上有所不同,所以,呈现出迥异的文字发展结果。 可能是中国人比较喜欢居中有度的渐变思维吧(比如历史上中国就产生了中庸学说),而西方人则更偏爱迅速走极端的思维(历史上的西方人一旦改信基督教后就对异教徒和异端学说变得极不宽容)。   请注意!任何极端的状态,未见得就是最合理的状态。   古埃及的“图画象形文字”就属于文字的一种极端状态--具象化、复杂化;而西方的“拼音字母文字”又属于另外一种极端状态--抽象化、简单化。

而现代的汉字,虽然仍叫做象形文字,但实际上,在几千年的时间里已经逐步发展演变到了居中间的状态,介于具象、复杂与抽象、简化的两极之间(因为汉字引入了与发音有关的“声部”,从而不断增加了大量的“形声字”所致)。

  有句话说得好,“寸有所长、尺有所短”,无论是“象形图画文字”还是“拼音字母文字”,谁都有可取之处,谁都有不足之处。 只有取长补短,充分发挥优势,方能达到最佳的文字表达信息的效果。   所以,我并不认为只有拼音文字才是世界上最有效率、最高级的文字。 实际上,现代西方的拼音文字由于“词汇量”增速过快和过多(比如,英文单词已经达到几十万,正朝向百万词汇量迈进呢!),已经大大超过了人脑记忆的最极限,导致拼音文字并不能够很好地适应当代知识大爆炸的局面。 相反,倒是现代汉字是能够承受这种外部信息增长过快过多的局面的,这不能不说是汉字相对于拼音文字的一个很巨大的优势所在。

  现在,我们回过头再来看一看古埃及的古老象形文字“圣书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圣书体”依然保留着大量的“图画文字”(纯粹的象形图画文字),在一个古老象形文字里,如果它的“图画文字”比例超高且图形复杂,这意味着,它并没有引入较多的“声音”来表达动态的、抽象化信息,因此,也就没能产生图形简化的过程(例如,汉字的几千年演变就是一个“形声字”不断增多、图形文字不断“抽象化和简化”的过程)。

  正如郭兄之前所说的:  1。 “图画文字”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文字”,而是文字诞生前的一种“准文字”形态。

  2。

“图画文字”在产生“动词字”后,它就会逐渐向“线性”语句的方向转化,绝不可能还保留原来的“图画”形态。

  3。

线性语句已能明确地传递信息(包括具象的和抽象的),因此根本不需要靠“图画”的形式(静止、且具象化的复杂形式)来传递某些无法表达的信息(动态的、抽象化的信息)。

  4。

因此埃及“图画文字”不可能存在独立的“动词字”,纵使确实存在也是处于“数量极少”的萌芽状态。

  *********************************************  最后我个人的结论是:  古埃及的圣书体“图画文字”(依然还是一种比较具象化的复杂图画文字),并没有引入较多的抽象化“声部”来表达“抽象性”的概念,因此,也没有发生图形文字的逐步“简化”、“抽象化”的历史演变进化过程,“圣书体”依然保持着很复杂的原始图形状态,是一种很初级原始的象形图画文字。   在古埃及“圣书体”里,即便存在有“极少量”的与“发音”有关的象形图画部分,也是和数千年以前的古埃及人的“古老语言的发音”直接相关联的,而不会是与三千年之后的科普特语(发音很可能在三千年里发生了显著变化的语言)直接关联,更不会与古希腊语(是与古埃及语完全不同语系的“印欧语系”的发音种类)的声音有紧密联系,绝不可能与现代西方的26个英文字母的发音直接一一相对照。

  并且,“圣书体”肯定不属于拼音字母文字。

因为,纯粹的拼音字母文字的特点,就是“抽象化+简化”。

而古埃及的“圣书体”既不抽象化、也不简化,相反,其图画文字的表达方式还挺复杂的,看起来具象化得很嘛,哪里符合拼音字母文字的两个代表性的特点---“抽象化+简化”呢?“圣书体”甚至连图形简化的逐步演变趋势都没有看到!  *********************************************。

宠物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13-2019 宠物蛇--www.361560.com All Rights Reserved.